【心脏组】俗气的校园故事

Boooooooooooom
为何新番外那!么!萌!!!!!!
一大学(xin)霸(zang)+三小学(xin)霸(zang),荣耀学院的日常。


下课铃响。
“黄少天!”教室后门门口站着一个少年,穿着隔壁雷霆班的班服,朝教室里轻声喊了一句,“帮我叫一下文州,谢谢!”
黄少天伸了个懒腰,拍了拍同桌的肩:“文州,肖时钦找你。你们又有什么课要听啊?”
喻文州停下笔,回头对肖时钦做了个“等一下”的口型,边收拾桌面边说:“今天是叶秋的公开课,说不定还可以提问题,机会难得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黄少天哼哼了两声:“又是叶秋……你们去吧你们去吧,我已经快听腻了。”
喻文州笑了一下,拿好笔和本子朝肖时钦跑过去。
“少天不一起来?”肖时钦往里探了探脑袋。
喻文州摇头:“他不来,说是听腻了。张新杰呢?”
“他今天正好值日……”
“噗。”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一下,“那我们还是过去帮忙吧,不然今天得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。”
肖时钦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。

结果他们到霸图班的时候,张新杰已经搞定了值日工作。
看着朋友们略带惊讶的眼神,即便是一直沉着冷静的张新杰也忍不住微微抬了抬下巴,少年意气。
“走了。”
三人并肩前行,差不多的身高,恰到好处的距离,让背影看上去特别和谐。
“黄少天不一起来啊。”张新杰也问了。
喻文州只好再回答一遍:“他不要听了。”
肖时钦好奇道:“他不是拿叶秋作为超越目标吗,这种了解对手的机会为什么不来?”
喻文州摇了摇头:“我拿这话激他好几次了,这次看来不上当了。”话说到最后,自己也有点觉得好笑的样子。
“嗯,而且他和你们魏老师熟,应该也有别的渠道可以了解叶秋。”肖时钦想了想说。
年轻人还没有那么快学会完全隐藏自己的情绪,提起魏琛,喻文州的表情有些微妙。好在另外两个人也没在看他,并没有发现。
“不过数学也的确不是他强项。”张新杰接着之前的话题补充道,顿了顿,又说,“准确来说,也不算我和肖时钦的强项。”
肖时钦点点头,他物理比较好,张新杰是化学比较好,只有喻文州专攻数学。
但这都是相比较而言,事实上他们三个所有理科都好。


一路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公开课的教室,来蹭课的三个小家伙年纪轻课少,到的算早,赶紧熟练地钻进倒数第二排的课桌椅之间,找了三个位子坐好。
教室里陆陆续续进来的学生看上去都很成熟,但是少年们毫不在意,一直在叽叽咕咕小声讨论着这几天在看的书。说来也奇怪,他们平时都不算话特别多的人,但撞在一起就有聊不完的天。
这时叶秋终于到场,着装随意,松松垮垮的白衬衫牛仔裤,嘴上居然还叼了根烟,好在台下所有人都已经见怪不怪,等他开始讲课。
叶秋纠结了一会儿,忍痛掐灭香烟,清了清喉咙,开口:“今天讲偏微分方程。”
底下骚动了十秒,那些高年级的学生纷纷表示太难了,常微分方程都不熟呢,略慌。
叶秋摆摆手:“不就是一元多元的区别嘛。听不懂就录下来,总有一天能用上的。”
底下有学生想要不客气地嘘他,好歹是想起来了这算公开课,不能太放肆,遂放弃。倒还真有挺多人掏出了手机开始录音,其中包括张新杰。
叶秋笑了笑:“之前跟你们说过了,微分方程的阶是什么?未知函数最高阶导数的阶数,还记得吗?”
有几个学生应声了。叶秋点点头,继续说:“我们今天就先讲一阶……其实一阶偏微分方程就可以归结为一阶常微分方程组,举个例子,……”
……
“我觉得这是个抛物型方程,接下来他就该拿热传导做例子了。”少年们在后排讨论着,说到物理这一块,一贯谨慎的肖时钦底气都大了点。
……
“我没算错的话,这个方程不存在非零正整数解吧。”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随着叶秋天马行空的思路,他们的话题也转到了不定方程。
……
“还能这么想,”喻文州的中性笔在桌子上敲啊敲,“把黎曼ξ函数解析延拓到整个复平面,算zeta(-1),的确也是-1/12。”
“也是一个思路。”张新杰同意。
……
“喂喂,你们后面几个,”叶秋终于忍不住了,“开会哪?聊什么这么有趣啊?”
肖时钦说话说到一半被点名,有点尴尬地闭了嘴。
张新杰一脸淡定地推了推眼镜,好像说的人中没有他。
喻文州则是直接回了叶秋一句:“叶老师,我们在讨论您之前那个解法是不是有点繁琐,能不能用形式群直接构造地图推广过去求解?”
众人侧目。
叶秋愣了一下,然后很快笑了两声:“呵,小朋友啊,还是太年轻。你是想说克罗内克韦伯定理保证了Q的极大阿贝尔扩张可以通过显示的向Q中添加所有的单位根而得到对不对?所以说要好好听老师说话,我来跟你讲讲为什么不用形式群方法。”
叶秋接下来叽里咕噜迅速说了一串,肖时钦也忍不住大着胆子站起来回了一串,喻文州也继续问,叶秋再解释,然后是张新杰……总之四个人交流完这个问题之后,底下大多数学生脸上已经是一个大写的懵逼。
“好了,”叶秋笑着说,表情居然可以用心满意足来形容,“下课你们三个留一下。我们大家继续刚才的问题。”

刚刚坐下,喻文州的后背就被人拍了一下。
“喻文州吗?”
喻文州回头,有点惊喜地睁圆了眼睛:“王学长。”
肖时钦和张新杰也回头看,坐在最后一排叫喻文州的是一个比他们略大一点,看上去很稳重的少年,或许应该称为青年了。
“听到你们讨论,我就觉得应该是你。”
喻文州介绍道:“学长,这两位是我的朋友,都是同届同学,这是霸图班的张新杰,这是雷霆的肖时钦。”
还没等喻文州介绍另一边,张新杰开口了:“你是王杰希?”
王杰希点了点头:“你好,你认识我?”
张新杰说:“我以前在一本化学杂志上看到过您的论文,关于环氧合酶-2抑制剂我一直有点看法……”
他们在那边讨论着,喻文州小声告诉肖时钦:“王杰希学长已经毕业了,是微草的。我和他也是在叶秋的课上认识的,和少天一起。”
肖时钦笑着看他:“和我们认识的方式差不多?”
喻文州也笑了:“对。”

把他们从交流的沉醉中唤醒的是敲桌子的声音。
叶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讲完了课,没像之前说的叫他们上去,反而自己跑下来了,也不知道在一旁听了多久。
“叶老师。”三个少年彼此互看一眼,偷偷吐了吐舌头。
“我后来讲的你们听了没有?”叶秋有点无奈。
“我录了。”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回答道。
叶秋扯了扯嘴角,揭过了这一话题。
“怎么称呼你们?”他看似随意地问。
几个少年可不敢随意地答,都简洁地自我介绍了一下。
“王大眼我认识,喻文州……你是老魏以前的学生?我好像听他提起过你……”
喻文州点点头,一天内第二次听到别人提起魏琛,他已经回到那个波澜不惊的状态了。肖时钦则忍不住瞄了一眼王杰希,发现这个绰号还真的挺适合他。
“好了,不扯了,说正事,我这边接下来有个短期项目要做,还缺几个助手……你们有没有时间?”
王杰希刚想开口,叶秋就摆摆手:“我知道你跟着老方有实验要做,另外几位呢?”
对于张新杰而言,专业上他反倒和方士谦王杰希比较靠近,而且嘉世和霸图一直以来都合不来,但是这个机会也真的很难得,没有拒绝的道理……他一边心里计算得失,一边转头去看同伴们的意见,发现另外两个也在低头思考着。
而叶秋也没有出声催促,仅凭几句学术交流就去信任几个那么年轻的孩子,这对他自己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赌。
没一会儿,三个少年几乎同时拿定了主意,互看一眼,同时朝叶秋伸出了手。
“我很荣幸。”肖时钦说。
“双赢,合作愉快。”张新杰说。
“叶老师,请多指教。”喻文州说。
叶秋轮流认真地握了握少年们的手:“好,那明天早上八点,我的办公室见,到时候跟你们说说细节。”
“嗯。”三人纷纷点头。
正事讲完了,叶秋终于忍不住,接着前面听到一半的对话聊下去:“小肖你前面说的那个问题,我觉得思路可以,但是有一块步骤可以简化一下,磁场受到的干扰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想……”


回去的路上,喻文州一直在纠结怎么告诉黄少天这件事。不知道他会不会把给叶秋干活当成是“通敌叛国”?
走进教室,黄少天正在和新转来的小伙伴郑轩聊天……
说是聊天吧……
喻文州在旁听了半天,总觉得如果不是南方的语音语调太严重,简直就是在说相声,一个逗一个捧,分工明确。举个栗子:
“文州!你回来啦,课听得怎么样?我刚和郑轩在聊天。”
“嗯,是这么回事。”
“我们刚讲到哪里来着?对了,郑轩的爸爸!”
“哈?有吗?”
“郑轩看上去很有钱啊,他爸爸一定是做老板的。”
“并不是……”
“那就是郑轩自己是老板了?”
“你等等,我哪里看上去有钱了……”
……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“我答应了叶秋去他那边帮忙做一个项目。”喻文州说。
黄少天:“哦哦去叶秋那边帮忙做一个项目那很好呀!”
郑轩:“是不错。”
黄少天:“叶秋啊,这人……什么?叶秋?”
“对……”喻文州斟酌着语句,“我刚才不是去听他课了吗,不小心和张新杰肖时钦一起同他多聊了两句,然后就——对了,我们还碰到王杰希了。”
果然,黄少天的注意力挪到了王杰希身上:“你们碰到那家伙了?”
喻文州看得出对于这个先他们一步毕业的学长,黄少天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不服气的。
郑轩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:“你们认识的大神真多。”
“以后我也是大神。”黄少天很自信,他拍着郑轩的肩膀,“等着,毕业了我和文州罩你哈!什么叶秋什么王杰希,都是前浪你知道吗!”
“压力山大……”郑轩咕哝着。


三周后。
前浪叶秋在看着电脑荧幕上的数据结果走神。
这不是叶秋做过最顺利的项目,其中磕磕绊绊不少,能称得上一波三折。但这绝对是他做过最舒心的项目。没有一句话需要说第二遍,很多时候甚至不需要说第一遍。所有人都可以点到即止瞬间心领神会,不需要复杂的解释过多的沟通,工作效率奇高。他本来预计需要三到四个月的时间,在三个少年加入后硬生生地只花了三周就结束了所有的工作。
正如一开始张新杰说的那样,这不是叶秋单方面的领导或者是教育,而是一次双赢的合作。
可惜只有三周的时间……他们各自又有自己坚定的志向。不然,如果能够接触得再久一点,他们或许愿意加入嘉世也不一定……
不过功能部分冲突,怎么配置怎么磨合也是个问题。
叶秋算了半天,突然发现想象这类不可能的事毫无意义。
他心中仍是惋惜几颗好苗子没能从自家菜园长出来,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,继续去做他的结果报告了。

或许连叶秋自己都没有发现,对他这种人而言,“做毫无意义的事情”其实还有另一种说法。
“娱乐”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很多年后的蓝雨备课室。
“又要开会哈哈哈哈哈,组长你怎么那么惨……”黄少天的笑声几乎传遍了整个蓝雨组,“这次的主题是什么呀?哎反正冯主任也从来都没什么正经事,全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就是浪费时间……”
“每次都要开上几个小时呢。”徐景熙补刀。
“哈哈哈哈哈是的是的,我真的很好奇你们都在开些什么啊?聊天?哪个老师该结婚生孩子了?哈哈哈哈……”
“少天那么好奇,不如去一次听听看啊。”喻文州揉着太阳穴,一边收拾资料一边有些无力地回答。
“不要!”黄少天立刻收声。

喻文州到了冯宪君的办公室附近,大老远地看见一个人影,似乎是肖时钦。
他忽然有些惆怅,自从毕业之后,大家都在带不同的班,虽然类似的开会也能碰到,但是再也没有坐下来聊天的机会了。
“肖老师。”喻文州叫住了他。
肖时钦循声回头,一个青年微笑着望着他。恍惚间有些年少时光的影子。
“喻老师。”肖时钦也笑了,“你也是被冯主任叫来开会的吗?”
喻文州点头:“嗯,还有十分钟,正好走过去,一起去吧。”
说到时间……两个人心里一动,互看一眼,同时想到了一个人。
果然,楼梯的拐角处,张新杰手里拿着几份材料出现了。
“张老师,你也是来开冯主任的会的吗?”
张新杰看到他们也有些惊讶:“是。韩老师今天没空,我替他来开一下。”
从毕业之后就开始不断滋生,并且永远无法消除的距离感,在这一刻似乎被什么东西暂时抹掉了。
“一起走吧。”肖时钦邀请着。
于是三人并肩前行,差不多的身高,恰到好处的距离。
让背影看上去特别和谐。

END

一时上头居然可以肝一个星期……是三次元的锅,绝不是手速的锅。

*上文所有数学相关的内容都来源于①百度百科②Lo主某老同学的朋友圈,Lo主本人是某不用学高数的文科专业,所有理科知识在高考结束后都扔光了,愧为曾经的理科生。所以都是乱掰的,如果有数学系or理工科的太太看到有很low的错误欢迎指正ww谢谢ww

**文档里的回车转过来简直就是有病……

P.S.脑内的签名风格……我肖的,实在是……之前写过一个炒鸡喜欢的版本,然后过年期间手机掉了……再也找不到了……昨天怎么都没有手感了啊


评论(2)
热度(85)

温柔得不得了

闪厨,喻厨,狛枝厨,凛厨,月岛厨,mamo粉,沈夜粉,内山粉,丕粉,魔笛吹,卡蜜,罗蜜
主队皇马蓝雨,第二主队米兰轮回
我本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,就是这么没原则

三次元猛于虎导致常年装死
其实我从来不爬墙

©温柔得不得了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