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全员】苏黎世的狼人比较好杀

·写狼人游戏的肯定不止我一个,但是我也不知道搜索姿势(躺

·世界赛期间的无聊游戏,国家队全员

·刚发完牌我就被这个结果笑死,哪来这么巧的……真的像我恶趣味自己分配的角色一样,巧到令人窒息,尽量采取旁观者视角,大家也猜猜看吧~

 

“下场比赛要到后天了,领队大大,队长大大,今晚有娱乐活动没?”晚上的训练结束后,方锐摇着尾巴问。

“你瞎扭什么腰!”楚云秀鄙视地斜了斜眼。

“嗯……”叶修摸了摸下巴,“唱歌唱过了,真心话大冒险真过了,鬼片看过了……你们有什么想法没。”

李轩提议:“狼人怎么样?我带牌了,就想等哪天有空大家一起杀一杀呢。”

“可以啊!”方锐说,“就狼人好了!大家都会玩吗?”他转头看了看周围的队友们。

“会会会!!”黄少天颇得意地说,“你黄少玩狼可在行了。”

肖时钦皱了皱眉头:“我之前没玩过这个。但我玩过一些其他的桌游,应该差不多?”

“嗯。”喻文州点头,“待会儿简单说明一下规则就好了。”孙翔也凑过来:“我可以带你。”

肖时钦摸摸头:“谢谢。”

张新杰看了眼表:“要玩的话,大家先去洗漱吧,九点在娱乐室会合。好吗?”众人都没有意见,遂暂时散开。

 

游戏准时开始。

李轩捏着牌不放,表示要当第一局的法官。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根仙女棒,一边敲打着手心一边朝众人点头致谢:“谢谢各位的肯定,我会当好这个上帝的。”黄少天吐槽:“又没人和你抢,得意啥。”

李轩不理他,开始分牌。

(lo主的发牌方式:电脑随机

配置:4狼、预言家/先知、女巫、丘比特/爱神、猎人、吹笛者/乐师、4村民

玩家:上帝李轩外国家队全员)

“简单说明规则。夜晚狼人杀人,有身份的人也就是神发挥功效,具体可以到时听我说。白天大家发言,投票给你觉得最可疑的人,票数最高的将被处决。狼人要杀光好人,好人要杀光狼人,人狼恋要杀光其他所有人,吹笛者要泡到其他所有人。其他细节碰到了再讲。”

“好了各位,看清你的身份,现在天黑请闭眼。”

 

第一夜

“丘比特请睁眼,你想怎么点鸳鸯谱?”“ta和ta是吗?好的,请闭眼。”

“被我碰到的人请睁眼,你们是情侣,确认一下对方是谁吧。”

“狼人请睁眼,你们今晚要杀谁?”“ta是吗?好的,请闭眼。”

“女巫请睁眼,今晚ta死了,你有解药,救不救?”“好的,你有毒药用不用?”“要毒ta是吗?好的,请闭眼。”

“预言家请睁眼,今晚你想验谁?”ta是吗?ta是这个。好的,请闭眼。”

“吹笛者请睁眼,今晚你想策反谁?”“ta和ta是吗?好的,请闭眼。”

“被我碰到的人请睁眼,你们被吹了,确认一下都有谁吧。”

 

第二日

“天亮了。”

李上帝说:“先竞选警长。来,哪位想当?”

叶修坐着举手:“放着我来!我是普村,不当警长没得玩。”李轩无奈道:“叶神,等大家都报名了再发表竞选感言嘛。”叶修环视一圈:“有人有意见吗?”

张佳乐接道:“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货色,我不同意!”众人纷纷附和。

李轩问:“所以有其他人竞选吗?”

结果大家又面面相觑,没人应声。李轩拍了下桌板。

“那警长给叶神!”他接着公布了昨晚的结果,“昨天晚上,很遗憾,平安夜。”

“哪里遗憾了!”孙翔说。

“好的,不遗憾,警长开始组织发言吧。”李轩从善如流,继续推进着游戏进程。

叶修简单地说:“警左。”

坐他左手边第一位的楚云秀一脸What???地开口:“我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只是个普通村民,没有任何信息量……”她苦笑了一下,“发言完毕。”

“我想先隐藏一下身份~”苏沐橙眨了眨眼,“如果警长需要我跳,我再跳。”

接下来是唐昊:“我觉得警长是好人。呃……发言完毕。”

方锐若有所思:“我和唐昊的态度有所不同。但是他那么说有依据吗?如果有下一轮的话,比较想要了解这个问题。”

“我还觉得警长一看就不是好人呢!”张佳乐说,“不过我也不太清楚,看看大家怎么说吧。”

孙翔的发言十分简短有力:“别杀我!我是好人!”

肖时钦跟着他发言:“嗯……我第一次玩不太了解,目前也不太清楚状况,你们先聊……”

张新杰开口:“没有守卫的局,平安夜显然是女巫救人。我猜叶队一定是第一夜的集火目标,所以很多人都针对他做出了推断。当然不排除他自己就是狼,帮他说话的是狼同伴或情侣的可能性。”

“……”在一串肉眼可见的省略号之后,周泽楷摇了摇头:“我是好人。”

“我也觉得警长是好人……”黄少天一脸十分不想承认的便秘表情,“结束。”

王杰希摇摇头:“听听第二轮发言吧,信息量太少。”

喻文州慢慢说道:“出现第二个保叶修的人了。嗯,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无话可说?是没想好怎么隐藏自己的身份吧?直接说我的看法,我不太相信云秀是普村,毕竟真的普村没那么多。还有,尽管欺负小周玩这种社交类游戏不太好,但我还是觉得他(周泽楷)有点可疑。”

叶警长沉吟了一会儿,说道:“基本同意。现在的信息量已经够多了,之前支支吾吾的人可以不要演晕民了。第二轮补充发言开始吧。”

楚云秀第二轮发言:“我只是第一个说话没反应过来。唉,其实说到底让我们和你们这种心脏一起玩这类游戏就是不公平……”

苏沐橙搭腔:“是呢,心脏们。我没有要补充的~”

“结束了这就?”李轩问。苏沐橙点点头。

于是唐昊接着:“上一轮方锐问我为什么说警长是好人……我要是告诉你了我不就暴露了吗!不说!倒是你为什么说叶修不是好人?张佳乐前辈为什么也这么说?你们哪来的信息?”

方锐悠悠哉回答:“我也没说我和你态度不同就一定是反对你的意见,事实上,我‘确定’叶修是好人。”

张佳乐耸耸肩:“我就是觉得老叶长得就一副狼的样子,他不抽到狼人绝对是上帝瞎了。”

阿卡林上帝李轩突然被cue,吓了一跳,摸了摸自己的眼睛。

孙翔:“我也没有要补充的,该说的我都说了,你们懂的。”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我不懂啊???的表情。

肖时钦:“我大概有点明白了……之前几位的发言听下来,张佳乐前辈好像就是个人偏好问题,才指叶修前辈是狼,但实际上并没有理由?而且他在一开始叶修竞选警长的时候就反对了,理由也是个人因素。以认真游戏为前提,不外乎三种情况,一种是他是预言家,且验了叶修是狼,一种是他和叶修都是狼,故意制造冲突,一种是他是狼,叶修是村民。鉴于我比较信任被多次发金水的叶修前辈,张佳乐前辈比较可疑。另外,也有可能狼人并没有咬叶修而是正好咬到女巫,平安夜女巫自救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吧。”

张新杰:“的确,第一夜女巫很少会随意用药。接着这个思路,女巫可能还隐藏在场上,但已经有三个人表示了自己的知情,分别是唐昊、方锐和黄少天。不论如何,神的身份都显然不够分,也就是说,他们三人之中就有狼。”

大家期待地看向周泽楷。“……我是好人。”联盟之脸说,十分有说服力,“有身份的。”

黄少天:“其他的我也不能确定,我只知道叶修的确是好人!嗯……我觉得苏妹子说的话太少了,也有点问题。”

苏沐橙和他抬杠:“是你自己平时说太多!”李轩拿棒子敲着手心,和游戏无关没什么好阻止的。

王杰希:“第一个提叶修是好人的是唐昊,我相信他是人类,所以也会顺带相信叶修。张佳乐的发言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谁可疑我还不确定,等警长归票。”

喻文州:“首先,如果叶修是狼,那第一晚平安夜也很有可能是狼的策略。但这个可能性的问题在于,少天、唐昊、方锐,再加他自己,四匹狼都用上了,也太剑走偏锋了一点。所以,我也比较倾向于相信叶修的确如他自己所说,是普通村民。”

“为什么不会是人狼情侣?”孙翔举手。

李轩找准机会摆上帝架子,拿仙女棒敲桌子:“不要对话!严肃一点!”

喻老师还是解释了:“如果是人狼恋,那狼群会看到有人类帮自己的狼同伴说话,明天一早叶修就会和他的人类情侣一起殉情了。其次,就像刚才肖时钦所说,狼人杀他后女巫救和先知验他不一定会同时发生。三个人里,或许是一狼一先知一女巫,也有可能有两只以上的狼,女巫先知还隐藏在暗处,情报不足没有露面。”

叶修:“先确认,我的确是普村。如果说三个保我的人里最有狼相的,那肯定是猥琐方了,但是连我都成普村了,当然不能贸然就票他。这一轮还有一些把自己存在感放得比较低的,我姑且相信你们是害怕被狼集火,但是所剩的好人名额已经不多了,悠着点藏啊。”

“警长怎么归票啊?”李轩问。

叶修:“第一天投票大都比较盲目,但是鉴于有人无理由地针对我,而我又觉得他不会真那么瞎玩……所以我决定票张佳乐。”

张佳乐:“等一下喂!!”

李轩无奈:“张佳乐前辈现在可不能发言啊。警长归票完毕,大家可以综合一下自己的看法,准备好投出庄严的一票。我喊到三一起指,不能改啊。”

张佳乐投了叶修,唐昊投了方锐,其余全员均跟随警长投了张佳乐一票。

“13人共14票,张佳乐前辈获得12票,叶修前辈1票,方锐1票。张佳乐前辈将被处决,哈哈。临死前您有什么遗言吗?”

张佳乐的表情有点郁闷有点遗憾:“好吧,其实,我是普村。刚才有点个人感情因素所以票我也无可厚非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作用,对你们也不算太大的损失吧。还有李轩你刚才笑什么?”

李轩装没听见,一脸真诚地继续念台词:“遗言发表完毕。张佳乐前辈最后留下的话真是令人感触颇深啊。大家收拾一下悲伤的心情,准备入睡吧。”

“现在,天黑请闭眼。”

 

第二夜

(略)

 

第三日

“天亮了。”

“昨天晚上,很遗憾,黄少死了。”

黄少天大叫:“我靠!!我上一轮都憋着没怎么说话!!干嘛杀我!”他顿了一下更正:“干嘛那么早杀我。”

喻文州安抚地说:“因为少天上一轮的发言……啊,不能对话。”他在李轩的仙女棒袭来之前机智地闭了嘴。

“我看队长你就很可疑……”黄少天气哼哼地说,但这次仙女棒敲了过来。“黄少你可没遗言的啊,要不来陪我当上帝,要不就演好一具尸体。”

“来一起演尸体!”坐到圈外的张佳乐拍拍自己旁边的位子,“来看这群家伙多能装。”

李轩很紧张:“真的不能剧透啊!”

“哎你放心,我们认识七八年了,你黄少是那种会捣乱的人吗?”黄少天一边跑去翻张佳乐的身份牌看一边说。

“不是。”李轩说,“我信你!”

叶修:“好了云秀开始发言吧。”

楚云秀:“我还是不太清楚状况啊,甚至都不理解为什么昨天要弄死张佳乐?让我第一个发言实在是太为难我了……但是黄少的死说明了至少他的确是好人,所以警长也的确是可信的?”

苏沐橙:“叶警长你到底想不想知道我的身份啊?你快问嘛。”

“我……宝宝心里有话,但是宝宝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唐昊看上去很纠结,“结束。”

“其实我上一轮就想说了。”接着是方锐,“你们这些玩战术的,除了叶修一开始就跳了,其他人都一直在那里分析,都不说自己是什么身份?我怀疑你们,all。先说我自己,我是女巫。”

孙翔:“我不知道谁是狼,但我觉得小事情也学得太快了吧??你之前还说不会呢?”

“呃……说明书在我这儿,我在你们说话的间隙看着呢。”肖时钦扬了扬手里的纸,然后开始分析,“黄少是狼人自刀的可能性很小,狼一定在唐昊和方锐两个人之间。如果要我选,我还是会相信唐昊。”

“因为方锐看上去实在太猥琐了。”公正的上帝小声说。

张新杰:“你忘了方锐要求我们跳身份?其实我也没什么好隐藏的,我是普村。”

“……其实,我是猎人。”周泽楷说。

王杰希:“如果没有人对跳,我选择相信。”

喻文州:“首先,我是一名普通村民。然后……刚才我就想说,少天被咬是因为他昨晚的发言看上去就像预言家吧,因为女巫是不能‘确定’谁是好人的啊,狼人自刀骗药的可能性一直在。同理,方锐之前的用词也是‘确定’,现在跳女巫,我觉得不一定能信。但是现在没有人再跳女巫或先知,说明第一天的担心可以不用了。叶修的确是人类,不排除吹笛者或情侣。”他边说的时候,黄少天蹑手蹑脚摸到他旁边看他的身份牌,然后跑回张佳乐旁边开始耳语。

“谢谢同志们的信任。”叶修一本正经地说,“我们进度还是挺快的,能跳的人都跳吧,别缩了。假信息好于没信息。”

第二轮楚云秀发言:“我没有要补充的,也没有特别怀疑的,还是跟着警长投吧。”

苏沐橙:“警长终于问了~我是普通村民,哈哈。是不是有点失望呢?”

唐昊:“好,我是预言家。第一晚我验了叶修前辈是好人,第二晚我验出方锐是狼。哼哼你果然是狼。”

方锐:“刚才就说了,我是女巫。第一晚救了叶修,毕竟是领队,不敢不给面子,好吧?喻队刚才说的用词,我承认是我一下子没想到,更正一下。既然唐昊跳预言家并且指认我,说明被刀掉的黄少天肯定是真的预言家。也就是说,唐昊是狼。我还有毒药没用呢,别票我,让我等到被咬的那天,把毒药用了再慷慨赴死。”

轮到孙翔了,他手里捏着自己的身份牌,又看了一眼确认:“嗯,我的确是猎人!我队长刚才说他是猎人?所以他(周泽楷)是狼!”

肖时钦:“的确……两个猎人对跳的话,要是票死假的正好,要是票死真的,真猎人也可以分分钟带走他。顺带一提,我是普通村民。”他话音刚落,众人脸上都呈现出微妙的表情。“又来一个普村?”有人小声嘀咕,肖时钦苦笑了一下。

张新杰:“没有什么要补充的。等周队说说他的情况吧。”

周泽楷:“……票我,带走孙翔。”

王杰希:“很不幸,我也是普村。这个身份太方便了,所以太多人抢?”这时候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。“我怀疑肖时钦。”他最后说,“他是最后一个跳普村的。”

喻文州:“太不幸了……也就是说,我、杰希、新杰、时钦、沐橙、云秀、天国的张佳乐前辈、还有叶修……都是村民?剩下的5个人是一个先知,一个女巫,两个猎人,一个惨死的未知的少天。真是一个和平快乐的村子呢,呵呵。”

叶修问上帝:“是啊,村民这不是赢了吗,根本没狼啊?”

李轩不敢真敲叶修,只能乱挥挥仙女棒:“前辈别闹!快继续发言!”

“我还没说完。”喻文州说,“针对杰希对时钦的指控……不是他不可疑,而是总有人比他更可疑。没办法。”

叶修笑了笑,继续说:“别忘了丘比特和吹笛者。丘比特要隐藏自己的身份,极有可能是自连,而且对自己的情侣并没有信心,人狼的可能性很大。至于吹笛者……这次的吹笛者很厉害,除了绝对安全的我之外没有迷惑到一个普村,所以现在每个跳普村的都有嫌疑。今晚,我要求方锐直接药死唐昊,既然你指认他一定是狼。明天看到两条尸体我才会相信女巫还在场上。至于今天要票谁……肯定在两个猎人里挑一个,那看你们高兴吧,两个人都行。”

孙翔:???

周泽楷:……

李轩:“这个警长超负责!好的,大家准备好投出残忍的一票了吗?一,二,三!”

方锐、周泽楷、苏沐橙、肖时钦、楚云秀、张新杰、唐昊投了孙翔,叶修、喻文州、王杰希、孙翔投了周泽楷。

“11人共12票,孙翔7票,小周5票,今天被吊死的是孙翔……”

“我昨天也是被吊死的吗?”张佳乐突然问,“感觉好疼(孙翔点头),能不能换种死法?”

李轩无奈道:“背景是古老愚昧的村落嘛。要不烧死?砍头?浸猪笼?”

方锐提议:“被众人扔石头砸死。”

孙翔:“我喝安眠药可以吗?”

黄少天:“我还是被狼活活咬死的呢!血肉模糊你们知道吗,那个叫疼啊,这游戏怎么没有索命这个系统的?到底是哪个狼人说要杀我的?张佳乐你晚上看到了没?”

肖时钦扶额:“大家口味都好重……”

李轩努力清喉咙:“好了!总之孙翔说遗言吧。”

“唉,我也没啥好说的。我要带走周泽楷!”

李轩摇摇头:“我们得根据程序来。你在临死之前,突然看见脚边陪伴了你一生的长弓。你怒吼一声,决定用最后的力气向人群中的某人射出最后一支箭……你要射死谁?”

“射死周泽楷!”孙翔毫无防备。

“哦~~~~”整齐的起哄的声音。

孙翔:???

周泽楷:……

楚云秀幽幽叹了口气:“周帅哥做了一辈子神射手,最后居然被别人射死了。”

肖时钦扶额:“大家都好污……”

苏沐橙表情带点鄙视:“你们男生都爱讲这种黄段子吗?”

李轩赶紧解释:“正好情境允许嘛。”

一翻吵吵闹闹过后,张佳乐和黄少天招手让新的成员过来一起坐,尸体大军又添两员大将。

“好了,今天过去只剩9个人啦!可喜可贺。”李轩说,“忙了一天累了吧?现在天黑,请闭眼。”

 

第三夜

(略)

 

第四日

“天亮了。”

李轩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:“大家醒来,在唐昊的家中发现了他的尸体。”

被点名的唐昊:“WTF?李大哥,我能有遗言吗??”

李轩慈爱地看着他,遗憾地摇了摇头。

唐昊:“没想到我唐日天竟落得被狼咬死的下场!”他愤然离席:“孙翔走,去搞点吃的喝的!顺便告诉我是哪个家伙要干掉我的!”

孙翔冲他幸灾乐祸:“你给自己竖那靶子,不怪别人打。”两个日天派七期生勾肩搭背找零食饮料去了。

楚云秀:“我开始发言了啊。今天不用浪费时间讨论了吧?直接投方锐就好了。”

苏沐橙:“加一。”

方锐:“加二。”

肖时钦:“你就真的放弃挣扎了吗?”

方锐:“其实我昨晚就放弃了。就靠我最后的同伴你了,肖时钦前辈啊,加油!”

李轩仙女棒打过来了:“聊天!居然聊天!那么严肃的审判会议居然聊天!”

肖时钦:“没有人会理睬这种程度的垃圾话的。话说回来,还有吹笛者呢?你们有多少人被吹到了?我好像没有。”

张新杰:“我是昨晚听到那个奇怪的音乐的。”众人:???连张副也入戏了?

王杰希:“我也没有。还有一个问题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就是情侣还没有出现?之前也讨论过人狼恋的可能性很大,那我们是不是该揪情侣。”

喻文州微微一笑:“情侣很好揪,不急。倒是吹笛者……应该快吹够了吧。”

叶修朝他看看:“今天先票方锐。现在还没有被吹过的人有云秀、沐橙、小肖、大眼。狼啊,你晚上把这几个人里看着危险的干掉吧。吹笛者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对不对?好了,不要二轮发言了,投票吧,一,二,三。”

所有人的手指都指向了方锐,包括他自己。

李轩:“我?我才是上帝啊?我还想好了今天的形容词是愤怒的一票呢?”

“好吧,尘埃落定,方锐大大,你的遗言。”

方锐沉痛地说:“狼在昨天就已经输了。就看接下来是人狼恋、吹笛者、还是渺小的人类的胜利了。”

“好的,那我们现在捡起脚边的小石子,开砸吧!”李轩把仙女棒当正义的铁锤使。

“哈哈哈哈你昨天要求的死法吗不是?”黄少天一边吃着唐昊孙翔拿回来的薯片,一边指着方锐笑。

方锐叹了口气,走到墓地里拿了个苹果啃。

“你们要吃点什么吗?”张佳乐问还活着的大家。

叶修说:“给哥上点可乐。”

“要点脸。”黄少天说,“队长我知道你喝水,其他人呢?你们喝什么?”他拿了一瓶可乐一瓶矿泉水递给他们。

大家纷纷找了点东西塞肚子,除了张新杰,刷过牙了不打算再吃东西。

“今天一天过得真快啊。大家早早结束了会议,心里十分轻松。”李轩还在编故事,“小小的村庄,只剩一半人了,今晚又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呢?天黑,请闭眼。”

 

第四夜

(略)

 

第五日

“天亮了。”

“杰希大神,今天是你死了。”

王杰希o_O:“我招谁惦记了?”

叶修:“开始发言吧。”

楚云秀:“我昨晚被吹到了。只有肖时钦和王杰希没睁眼对吧?”

苏沐橙:“我也是昨晚才……”

肖时钦:“我打赌,云秀是狼沐橙是丘比特。”

张新杰:“不赌,这很明显。更重要的是……你究竟是不是吹笛者。”

“吹云秀和沐橙真是太……厉害了,摆明浪费一晚,让我们再纠结一下。现在我们投死时钦会更保险一点,让狼还能再混一晚上杀一个人。之后警长在我们手里,三比二,惨烈但是稳当地赢。”喻文州看向叶修,“可其实我偏向于相信杰希是吹笛者,根据之前几轮的表现。警长你怎么看?”

叶修:“妥妥的。不废话,票云秀。开投!”

大家又没等李轩念台词,就迅速投完了。

“你们……”李轩深感被欺负了,“好吧。今天6人共7票,楚云秀5票,肖时钦2票。云秀姐啊,你和你老婆成为了这个村子的最后两个牺牲者。”

“现在村子里还存活的人是:叶修、喻文州、张新杰、肖时钦。”

“我宣布,村民胜利!”

 

“耶!!!!”黄少天跑过来欢呼,“我就知道我们能赢的哈哈哈哈哈。”

“少天你是女巫吧?”喻文州问他。“他只能是女巫啊,”叶修说,“第一晚救我了是吧?还算你有良心。”

李轩笑道:“杰希大大是真倒霉,基本吹谁死谁。”

王杰希在撕一包泡椒凤爪,闻言无奈地说:“我还都没法救。”

“狼都有谁啊?”孙翔问,他死掉的那天晚上去找吃的了,没看到多少。

“张佳乐前辈、周泽楷、方锐、楚云秀。”张新杰说。

“我靠,你们为什么都知道?”唐昊问,“其实我最后一晚验了云秀姐是狼,但是没机会说,没想到你们都发现了。”

“我也想知道我暴露在哪儿……”楚云秀说。

“我觉得我很冤啊!”张佳乐说,“第一天就死!我要是平民我都怀疑警长是狼了。”

肖时钦解释:“云秀一路晕民装太过,沐橙附和她也很明显。张佳乐前辈我第一天发言的时候就说了嘛,以大家都认真游戏为前提,你是狼的概率比较高。警长自然知道他不是狼,所以票归给你,也不是不能理解。”

“你们一天票死我一个队友,真的是太稳准狠了。”张佳乐竖拇指。

喻文州回道:“狼这次每晚杀的都是重要的神,也很厉害。”

“秀秀我们差一点就人狼恋成功了呢。”苏沐橙咬着酸奶吸管说。

“是啊!”楚云秀感叹,“都是他们心太脏。”苏沐橙补充:“但是我们如果要赢只能隐藏得再深点,投票都已经是最适合我们的结果了。”

“或者在王队说我可疑的时候也可以附和一下。”肖时钦说,“让我们这些真普村误伤几个。”

“骗不到啊!!”方锐哭,“这群人太难骗了,不行不行,我们要赶紧开始下一轮,我就不信下一次我还是狼他们四个还是全好人。”

李轩:“我不想当上帝了,你们太难统治管理了。我也想下场玩,仙女棒谁要?”

“我!”黄少天举手,“上帝俯瞰全场的感觉比较帅,看着他们伪装隐藏露马脚,想想就爽。”

“好!下局黄少来做上帝。快快快,抓紧时间再开了啊。”

 

ROUND 1 OVER

 

是的,四位战术大师……全特么是普村,全都不是狼,全都没功能,全都只能靠白天的讨论推

狼人玩得很好,每一天都杀对了人

人类玩得很好,每一天都票对了人

人狼玩得很好,活到了最后一天

吹笛者玩得很好,就差最后一个人

然而这一局,还是普村大杀四方啊……

其实中间我曾经遭遇过重大瓶颈,小周再不跳身份就嫌疑更大的时候,我突然意识到他怎么跳都是死……但是打好的字泼出去的水,我沉痛地想了三天,还是让他跳了最合适的猎人,至少有一半几率可以带走一个危(sun)险(xiang)品,而且和神枪手的职业比较像嘛

 

附游戏记录

1~4狼,5预言家,6女巫,7丘比特,8猎人,9吹笛者,10~13村民,随机打乱数字分配给玩家

叶修 13 普村 被吹

喻文州 11 普村 被吹

王杰希 9 吹笛者 咬死

黄少天 6 女巫 咬死

周泽楷 4 狼 被吹 带走

张新杰 12 普村 被吹

肖时钦 10 普村

孙翔 8 猎人 被吹 票死

张佳乐 1 狼 被吹 票死

方锐 2 狼 票死

唐昊 5 预言家 咬死

苏沐橙 7 丘比特 被吹 带走

楚云秀 3 狼 被吹 票死

 

第一夜-平安夜

丘比特-苏沐橙连了她自己和楚云秀

狼人-楚云秀周泽楷张佳乐方锐,杀叶修

女巫-黄少天,救了叶修

预言家-唐昊验叶修,好人

吹笛者-王杰希吹了张佳乐周泽楷

 

第二日-张佳乐over

 

第二夜-黄少天over

狼人-楚云秀周泽楷方锐,杀黄少天

女巫-黄少天,没毒

预言家-唐昊验方锐,狼

吹笛者-王杰希吹了叶修孙翔

 

第三日-孙翔 周泽楷over

 

第三夜-唐昊over

狼人-方锐楚云秀,杀唐昊

预言家-唐昊验楚云秀,狼

吹笛者-王杰希吹了喻文州张新杰

 

第四日-方锐 over

 

第四夜-王杰希over

狼人-楚云秀,杀王杰希

吹笛者-王杰希吹了楚云秀苏沐橙

 

第四日-楚云秀 苏沐橙over

评论(6)
热度(150)

温柔得不得了

闪厨,喻厨,狛枝厨,凛厨,月岛厨,mamo粉,沈夜粉,内山粉,丕粉,魔笛吹,卡蜜,罗蜜
主队皇马蓝雨,第二主队米兰轮回
我本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,就是这么没原则

三次元猛于虎导致常年装死
其实我从来不爬墙

©温柔得不得了 | Powered by LOFTER